污网站导航

有女官进来引路。

老夫人带着卫箬衣在宫女的搀扶下走出了偏殿。绿蕊和绿萼就被留在了偏殿里面等候。

等真的进了大殿,卫箬衣就觉得自己坑了,她眼睛蒙着什么也看不到……身边有宫女小声的提醒着她行跪拜之礼,她两眼一抹黑的跪完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一脸的懵逼。好不容易能见一回真龙天子,居然特么的是蒙着眼的!

她穿越穿的有个性就罢了,连见皇帝都见的这么有个性,真是够了。

恒帝瞥了一眼规规矩矩跪在面前的老夫人和崇安县主,叫了一声平身。

嘿,皇帝大叔的声音不错哦,自带低音炮效果啊。虽然看不到皇帝大叔的样子,但是想想他几个儿子的容貌,这皇帝大叔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基因摆在那边。

被人搀扶着站了起来,卫箬衣就听到皇帝给她们两个看座,刚刚老夫人行礼的时候,卫箬衣听了,不光皇帝在,就连皇后,宸妃还有淑妃都在,后宫三巨头齐聚于此,果然就将皇帝这个神龙给召唤出来了。卫箬衣窘窘哒,要不是眼睛上蒙着布,不能看东西,她还真的很想研究一下这三个女人凑在一起的“和谐”画面。

可惜啊可惜!卫箬衣扼腕。

“崇安这眼睛……”皇帝陛下一看卫箬衣就蹙眉问道。

“回陛下,崇安发生了点意外。”老夫人欠身说道。她还是给宸妃娘娘留了面子了,毕竟大家是亲戚。

“怎么回事?”皇帝陛下又问道,“可曾叫太医看过?子陵出征在外,不在家,朕若是连他的女儿都看顾不好,岂不是要让子陵寒心?”

“回陛下,宣了太医看过了。”老夫人回道,“说是过两天解了布条就能视物了,多谢陛下牵挂。”

仲夏日下的清凉写真

“崇安啊,你的眼睛还疼吗?”皇帝陛下问道。

被点名!

卫箬衣忙欠了一下身,“回皇帝大叔的话,现在不疼了,被石灰粉撒到的时候还是很疼的。”

艾玛,一不小心就说了真话了。

“皇帝大叔这称呼……”恒帝怔了一下,“以前没听崇安这么叫过朕,倒也是新奇。不过你是如何会被石灰粉给撒到?”

老夫人垂下了眼帘,这种告状的事情从她嘴里说出来,便是卫家告了安平伯府,但是如果是卫箬衣说出来的话,那便不一样,卫箬衣年纪小,便是安平伯府日后怨怼,这边也有话可说。

有本事叫你们家人不要坐下那种蠢事啊。

如果不是碍于宸妃娘娘的面子,就连老夫人都要拍桌子去找安平伯了。

卫箬衣忙假装出了一幅自己失言的模样,忐忑不安的低下了头,“皇帝大叔,崇安不敢说。”

“你但说就是了。在朕的面前还有什么不敢说的!”皇帝大叔豪气干云的拍胸脯,“朕替你做主!”

卫箬衣故作惊慌的将那天她的遭遇说了一遍,“如果不是因为经过了锦衣卫,巧遇在附近的五皇子殿下,臣女不光眼睛不保,大概现在也没命坐在这里了。”扼腕啊,真可惜,现在看不到后宫三巨头的表情,不过卫箬衣想应该是蛮精彩的吧……

宸妃娘娘素以贤德之名被人传颂,娘家却是出了那个一个混帐玩意儿,下黑手都下到崇安县主的脑袋上了,这事情只要放在皇帝陛下的面前,不光是让宸妃娘娘丢了份儿,还逼的宸妃娘娘不得不对自己的亲侄子下恨手,这才能保全她的贤德之名。

卫箬衣之前一直给安平伯府的人吃闭门羹,不做任何表态,就是在这里等着他们。她不是什么良善的小白花,没有那个兼济天下的圣母心,萧瑾说的不错,如果那天不是萧瑾赶到的话,等待她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她又怎么会让这种人继续在外逍遥?

要痛,便给人一个狠的,隔靴搔痒,有个蛋用!一棍子打闷才是她职场纵横多年的本色。

她从不主动惹事,但是也不会怕事。

要怪就只能怪叶岚下手的时机实在是选的太好了,若是等到她入宫之后再下手,效果也没这么好。

都不用卫箬衣自己出手,宸妃娘娘就要先出手废掉自己那个不争气的侄子。

况且卫箬衣发现就连老天都在帮她,原本以为告黑状的时候只有皇帝陛下一个人在,哪里知道后宫三巨头齐齐整整的都在这里坐着,这黑状告的效果就比单独告诉皇帝陛下一个人要高多了。

卫箬衣穿越到现在,即便是再没看过原著的细节,但是大体上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皇子的储位之争,让后宫三巨头无时无刻不在相互找着对方的错漏。

宸妃娘娘在别的地方都是舞的滚瓜溜圆的,皇后娘娘便是想插个针都插不进去,今日卫箬衣就给了皇后一个机会,谢家本就是御史和巡查使,转找别人的错漏的,这样便也是给谢家一个把柄,让他们好针对一下安平伯府。

你们去斗吧,你们斗的越是开心,卫家就越是安全。卫箬衣本着鹬蚌相争,渔夫得利的念头,准备静静的看这些女人们作妖。

现在老爹不在家,她不能让卫家卷入夺嫡之争的任何一方。

各家都想拉拢,那才有市场,等真正站了队了,只怕就是皇帝老子他都会多想的。小样的,你捏着百万雄兵选了我的儿子,是不是分分钟就想弄死我啊?这种念头可是要不得。

所以从头到尾,卫箬衣都没准备将这件事情给放过去。不过就是后宅之中争风吃醋的破事,不过利用好了,也是可以搅浑一池春水的。

卫箬衣也打听过了,宸妃的娘家与卫府以前走的也不近,就是一个普通的亲戚,亲近度还不如邻居呢。只是因为现在她老爹出息了,所以宸妃娘娘的娘家要扯着卫家这个虎皮当大旗,况且还没怎么扯的上,宸妃娘娘办的那回红叶大会就是想要给卫箬衣和自己的儿子牵线搭桥,谁知道卫箬衣这个混货丝毫不领情,还当众拉出了萧瑾当挡箭牌,完全破坏了宸妃娘娘的念头和想法,弄得现在宸妃娘娘好尴尬。

卫箬衣说完之后就哭的好伤心,好伤心。

“陛下,这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皇后娘娘平时就十分的不喜欢卫箬衣,现在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只要这事情闹开了,卫箬衣声誉受损,看看宸妃还怎么把卫箬衣变成自己的儿媳妇!她也忌惮卫家靠到萧晋安那边去,平日里谢家也是不遗余力的要打击卫家,就是要削弱卫家的权势,况且卫毅卫子陵那厮也确实欠打的很。

其实卫箬衣说的时候是半句都没提过宸妃娘娘的娘家,她只是陈述了一下当日发生的事情,后面至于安平伯府怎么上门道歉一概未提。所以现在陛下,皇后,宸妃,还有淑妃都还不知道这事情背后到底是谁干的。

安平伯府本来以为自己府上和紫衣侯府是亲戚,这事情又牵扯了紫衣侯府两个姑娘的清誉,不管怎么说紫衣侯府的人都不会将这件事情给闹到金銮殿上,况且他们押着叶岚去请罪,老夫人也没说什么,只说等崇安县主去定夺,而崇安县主则闭门不见,想来应该是侯府的人已经和崇安县主澄明厉害关系了,所以崇安县主即便是生气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他们压根就没想到崇安县主这么快就要将这件事情给捅到陛下那边去。所以他们也没找人给宫里的宸妃娘娘带信提及此事。

卫箬衣被陛下召见的事情原本大家都知道,但是安平伯府总觉得这事情关乎她自己的清誉,所以即便是见了陛下,也不会提及此事,眼睛上的毛病也会找个旁的理由搪塞过去。谁能料想到卫箬衣就是一个脸皮比城墙拐弯还要厚的,丝毫都不考虑自己的声誉不声誉。

“传诏萧瑾入宫!污网站导航”皇帝大叔一听,砰的一下就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那些混混是在锦衣卫诏狱关着吗?让萧瑾来,朕要亲自问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恒帝当然生气了。

他的好基友在外面替他打仗,结果好基友的女儿在家里差点被几个混混儿给祸害了,如果他不把这件事情管好了,好基友回来岂不是要大大的伤心?

婶可忍,叔也不可忍啊。

拜卫箬衣所赐,萧瑾也被传诏了。

他虽然是皇子,但是自从被寄养到了拱北王府之后,几乎也就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会入宫一次。

萧瑾想,大概就连他爹都忘记了还有一个儿子是寄养在别人家里的吧。呵呵呵,真嘲讽,平日里也从不召见他一回,一召见居然是因为旁人的女儿。

他在他爹面前混的还不如卫箬衣好。

不过卫箬衣还真的一状告到了他爹那边去了,萧瑾其实觉得卫箬衣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等他进了宜兰宫的正殿之后,心底那种想法就更加的扩大了。

好家伙,皇后,宸妃还有淑妃娘娘都在!

这下有好戏看了。

本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原则,萧瑾一五一十将审问那些混混的经过面无表情的讲述了一遍。

他才说完,就见宸妃娘娘的脸色都白了。

呵呵,卫箬衣难得干件叫他十分欣赏的事情!萧瑾想到。

头像

About

Categories: 未分类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