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appd2live10

我上前叫他:“奇哥,你快点好!”

他动了动嘴唇,我低下头,放低自己的身体,看似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可是我浑身戳骨一样痛,我咬牙坚持放低,他也很努力,似乎说:“曼……琪,想……你!”

我鼻子一酸,我笃定只有我懂他的意思。

我抹着眼泪,点点头,“我知道!快点好……我们一起说话……”

他笑了一下,突然翻了一下眼睛。喉咙咕噜一声,又闭上眼睛。

我一惊,吓得大叫,“医生,医生,他……他这是怎么了,快救他,快救他!”

安振刚赶紧把氧气给他戴上,又看向那些仪器。

拍拍我的后背,“别哭,别紧张,‘嘘’他太累了,他需要休息了!他已经很棒了,是你帮他战胜了意志,他这是睡着了。”

“真是吗?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急切的拉着安振刚问。

“是!”你现在可以出去休息了,让他好好的睡一觉,他下次醒来应该10小时之后了。“这次是睡着了,不再是昏迷,恭喜你!”

我如卸重负,像卸了套的小驴,一直身,一阵眩晕我向下倒去,昏死过去。

我的这一觉也睡了足足有10个小时,第二天我自然醒,睁开眼睛却发现,我在高桐的怀里,而我身边的他还没有醒来。

白嫩笑颜女子惹人怜

我悄悄的趟着,没敢再动,我知道他比我要累,他从京城回来几乎就没睡过,即便小憩一会也不会超过2小时。

我想让他多睡一会。

我躺在他的臂弯里眨巴着我的大眼睛,在想着昨晚的事情,奇哥醒了,这算是脱离了危险吗?那医生说要睡十几个小时,就能再醒,对呀!我的天,那我现在都睡了差不多10个小时了,那也就是说他又快醒了。

我抬眼又看了看熟睡着的高桐,心里有些急,这要是一直睡下去,那……那我怎么去看奇哥呀,他醒了还会想见我的,他昨天晚上说……他说想我?是的,就是说想我。

我……去!

干嘛呀!这要是被大魔王知道,能喝掉一缸醋。

不能让他知道,也是,要是有个女人也这样说想他,我也会吃醋的。

换位思考!

嘿嘿!

我转着我的脑袋,再想着怎样才能起床去看张奇。

可是他两只手都搂着,我一动他就得醒。

他怎么不翻身呀?我翘起头看向他,他依旧睡的很香甜的样子。

我的心里极其的矛盾,我还想去看奇哥,还想高桐好好的睡觉,他太累了。

“你又想什么鬼主意?还想逃?”头上传来高桐沙哑低沉的声音。

“啊?你都醒了?”我一喜,赶紧仰起头想借势起来。

他用力一收自己的手臂:“没醒,睡!不许动!”

“可是,可是我想去卫生间!”我说谎。

“憋着!不去!”

“啊?我……”

“我什么我,昨晚的事情我们的帐还没算呢,现在睡!”他厉声说道。

“哦!”我老老实实的又躺回去,是得顺从他一点,不然他真的让我回澜湾山庄,我再来就不容易了,最起码现在一身的伤,他是不会让我来回跑医院的。

“老公……”

我翻过身,一动身体就痛,头也晕乎乎的,不过感觉要比昨天的状态好了一些。

我伸手搂着他的腰,往他跟前又贴了贴,可我突然又退了一点,因为我感觉到他的变化。脸一红,这可是医院。

“别乱动,后果自负!”他低缓的提示到,我抬眼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并没有睁开眼睛。

我一瞪眼,心里想,男人就是动物,真是‘雄’的,动不动就‘挑’战。

我似乎感觉到‘危险’真的老老实实的趟着,不多时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真香!

可我睁开眼睛,却见他已经不见了,我一惊,是不是奇哥有什么事情?

我赶紧起身,果真今天的疼痛好了很多,精神也饱满了很多。看来好好休息是对的。

我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漱一下,刷了牙,梳好了我的长发。

刚要走出去,就见高桐与尉迟一同走回来。

他的手里还拿着吃的东西。

“尉迟助理?”我看着尉迟也受了伤,手臂吊着,披着衣服。

“你也受伤了,严不严重?伤哪了?”我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少夫人,没关系的,小伤,没事!别担心!”他温和的对我笑,“你今天好些吗?”

“嗯!我好多了!”

“既然好多了就吃饭!“高桐命令的口吻对我说,“你也是伤者,别不老实总想往出跑?”

“哦!我没总想跑!”我一边说,一边去床边,总要吃了饭,不然他不可能同意我出去的。

“尉迟,你吃了早餐没有?我关切的问?”

“你到是对谁都比对我好,你怎么不问问我吃过了没有?”高桐一边拉开小桌板,一边抱怨地说道。

我看着他,这人怎么这样啊?家里与外面的不分。

真是服了!

尉迟笑着说:“少夫人我吃过了,刚才与总裁一起在外面吃的!您快吃吧!”

我一听是这样,就爬回床上,坐下来吃饭,还没等吃完,五叔也来看我,见我面就上下打量:“少夫人,你好些了没有?嗨!都怪我,我就应该看一眼是不是阿斌的车,是我失误了,才让你遭罪了。”他自责的不行,看得出他的懊悔。

“五叔,不干你的事,都是我自己粗心,才着了他们的道。”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那个接我的人,他不是被高桐关在什么二号库了。我一定要亲眼看到高桐怎么惩罚他。

我们还没说几句,外面敲门进来一名护士,他对高桐说:“高总裁,伤者醒了,他今天需要腿部手术,他说要见少夫人。”

“嗯!”高桐哼了一声。

然后伸手牵过去,一起向外走去,我们快速到了监护室窗口,窗口还有张庭渊与方茹都在。

突然我看到方茹才想起来昨天她对我的态度,我有点愣,是我恍惚了,还是记错了?

她对高桐说到:“高桐,奇儿还是想在手术前见见曼琪,所以……还得辛苦曼琪了?”

“没事的,我马上就去!”我没等高桐言语马上就说到,其实我心里急得很。

高桐的脸很长,清泠的板着,只有我知道他的不悦,别人到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毕竟这样的表情是他的最常态。

我刚想急着去换消毒服,高桐拉我的手重了一下。我马上看向他。

他不动声色的放开我,“要我帮忙吗?”我知道他指的是换衣服。

“嗯!需要!”我赶紧说。

他伸手揽住我,走进消毒室。

他帮我穿衣服,瞪了我一眼:“这个到积极!”他顺嘴阴狠的说。

“老公,你是我最亲爱的,也是我的家人,奇哥是我的哥哥,你不记得了,他把我从火里救出来的时候,可是一步不离的,要不是哥哥,你还能娶到活的我吗?”

我知道只要一提及这件事情,他必保的就闭嘴,这件事情是他与我之间的软肋。

果然,他手顿了一下,垂下睫毛,遮挡住自己的心灵的窗户,不在抱怨,手上也加快了动作。

“老公,你是我心里最棒的,最亲的,最依赖的,你在我身边我才最幸福安全的。所以,我才不会不爱你,对不对?”我看着他,像个小孩子做错了事情哄家长一样,喋喋不休的说着好话。

直到穿好了消毒服,我又是满脑门只汗!不过已经比昨天好多了。高桐看着我的状态,管护士又要了纱布给我擦拭了一下汗水,“你确定你没有问题?”

“嗯,没有问题,老公你放心吧!”我动容的靠近他,主动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那个护士脸红着转过身。

“你就哄我吧!”高桐伸手捏捏我的脸,不过他的长白山已经短了不少,有了一丝笑意。d2appd2live10

头像

About

Categories: 未分类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