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导航

“你一共放进去几个人?”建明帝问。

绿春垂眸:“六个。”

呃?!

怎么会这么多?

“把那个拿到消息的人撤出来吧。梅妃现在不是协理宫务么?跟她说,让庄焉趁着最近大家都忙乱的工夫,去一趟掖庭查查宫人册子,清宁殿众人的来历细查。”建明帝顿了顿,道,“尤其是甲申。”

绿春猛地抬头:“陛下!”

建明帝瞥他一眼:“查甲申不等于要动皇后。这个时候,朕的朝局求稳。只要小三郎顺顺当当地接了太子位,祭了天告了庙,又有沈信言帮着。朕就算是把这座大明宫翻过来也不担心!”

但在那之前,万一建明帝有个好歹,邵皇后以国母之尊扶保嫡长,只怕大秦顷刻间就是分裂之势。那可就是一场浩劫了。

绿春松了口气,低头道:“陛下圣明慈爱。”

两个人正说着,外头人报:“翼王殿下请旨入宫。”

“他想来干嘛?”建明帝一脸茫然。

绿春恨不得翻白眼!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你说他来干嘛?!

你赐了吉家老太太诰命,赏了佟静姝粉色缎子,还暗示沈信言要训诫女儿大度……

就沈净之那火爆性子,翼王现在要是不被逼得火上房,那才有鬼呢!

“大约是,替吉家老太太来谢恩吧?”绿春扯了个自己都不信的谎。

建明帝斜了他一眼,摆了摆手:“朕今日忙累了些,正要歇息,他若没什么大事,不用入宫了。”

嗯,这就是心知肚明了?

绿春忍住笑,低头答应着,命人出去说一声。

“这个老三……看来一起赐婚是不可能了……”建明帝使劲儿扯着胡子。

“陛下,那位佟家大小姐,除了跟三殿下有些个血缘上的表亲关系之外,可是一无是处……”绿春小心地说道。

建明帝哼了一声:“如今的京城里,可还有任何一个官宦人家敢把女儿嫁给三郎做侧妃?沈净之就是个疯子!只有佟静姝这个跟三郎有血缘关系、背后又有三郎外祖母做靠山的女子,才能从沈净之的碗里分出一杯羹来。”

“那您就不怕净之小姐直接……直接废了佟大小姐……”绿春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迟疑。

建明帝大袖一甩:“这有什么怕不怕的?她废了佟静姝,就会失了三郎外家的支持。到时候不论是后宫还是前朝,就不至于沈氏一家独大了。”

绿春心底一抖:帝王心术,莫过于此了……

然而这个消息要不要告诉净之小姐呢?

历朝历代的君王,即便帝后感情再好,后宫之中,也并不会是只有一个女人……

绿春犹豫了整整两个时辰,还是咬了咬牙做了决定。

即便日后新帝的大明宫里不止一个女人,他绿春也只能有一位主子。既然已经选了净之小姐,那就不能改了!

当朝皇帝的原话被送到了沈濯手里。

同时听着的还有隗粲予和沈信言。

三个人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

“翼王和阮先生怎么说?”沈信言轻描淡写。

净瓶始终恭敬地低着头:“我是大小姐的人,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直接送到大小姐跟前。若是大小姐不发话,这些消息也只到大小姐跟前为止。”

沈信言面色稍霁,捻须点头。

沈濯立即道:“你现在就去翼王府,把这个话告诉秦三、阮先生和章扬三个人。跟他们说,我立等他们的回话。”

净瓶利落答应,转身而去。

房里只剩了三个人。隗粲予噌地跳了起来,指着皇宫的方向一顿臭骂,吴兴的土话、京师的国骂,还夹杂着沈家父女都听不懂的方言,竟是把建明帝贬损到了地底下。

“陛下用陈国公,有信有防。陛下用我沈信言,柠檬导航卸磨杀驴四个字有些难听,但过河拆桥基本上是没跑的了。我原本想着君臣相得,他也算是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女儿也有个好归宿,我就不与他计较了。却不曾想,帝王之心,终归是无情无义的。”

沈信言的神色清淡,转向沈濯,道,“还有七天你就该嫁了。这样的事情,你不要操心。都交给爹爹和隗先生吧。”

那怎么行?!

没有我的参与,你这样心慈手软忠君爱国的,还不就是一个教训而已了?

沈濯翘起一边的嘴角,笑了起来:“爹爹啊,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想算计我这个沈疯子,却能逃得过我亲自动手的反算计?”

“净之,你现在手里的消息,有多少告诉了绿春?有多少还没有?!”隗粲予骂累了,冲着宫城方向狠狠地呸了一口,才气狠狠地直入主题。

“致命的都没告诉他。”沈濯挑了挑眉,笑了笑。

“好!你听沈相的,去备嫁!把那些消息都告诉我,老子非要给这个自作聪明、玩弄人心的凉薄之人一个狠狠的教训不可!”隗粲予满脸杀气。

看看!

我就说么,你们这些人底根儿上的习性!

“一国之君,尤其是又这样文治武功的,他就算吃了再严重的教训,也不会低头的。你们别费事了。”沈濯淡淡地说着,站了起来,“那些消息从四面八方来,甚至还有宫里的、湛心告诉我的,所以,你们也别打听了。我自有主张。”

沈信言定定地看着女儿,片刻,摇头不肯:“七天后是你大喜的日子,也是你更加劳心劳力、与更多人争斗的起始。那之后,为父的就再也帮不上你什么了。但那之前,为父希望你能无忧无虑地再当七天的小姑娘。

“所有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为父。哪怕是做梦梦到的,也一样。其他的,不用你管,为父来办。”

沈濯站在门边,背对着沈信言,手指轻轻一抖。

做梦梦到的……

她慢慢地转过身来:“哪怕……谋逆么……?!”

沈信言长身而起,郑重肃然:“是。”

“啊哈哈哈!看来净之你不厚道,自己还藏了猛料!你快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这样激动人心的大事,如何少得了我这个未来的太子太傅!?”隗粲予兴奋地两只眼睛直冒绿光!

头像

About

Categories: 未分类 |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