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乃威

  爱乃威乱世将至,风雨欲来。

   小镇上的人还不知道宁静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一场纷争,会从这里展开。

   林家,林老太爷站在院子里。

   “老爷,府外又有人来了。”管家脚步不急不缓。

   林府这几天来的人就没有少过,管家每日接待的人都不少,有的走门,有的跳墙,各种各样的方式,层出不穷。

   “打发出去。”林老爷子道,长满皱纹的脸上,因为笑容,皱纹看的越发多了起来,“老头子我年纪大了,受不得惊扰,让他们都回去吧。”

   客人太热情,主人家也没有办法。

   老管家点头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老了,老了啊。”林老爷子叹息一声。

   “老人家说笑了,您可不老。”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到一人出现在墙头,下一刻,直接跳了进来。

   林老爷子挑眉,看来这位就是太过热情的客人。

   “你们要的东西,老夫可没有。”林老太爷看了来人一眼,重新躺了下去,背靠着椅子,慢悠悠的说道,仿佛这位是从林家大门走进来的客人。

   花墙处高冷美女纤纤玉指拨长发柔美图片

   来人见此眸光中闪过深色,朝着林老爷子走了过来,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站住,笑道:“老爷子怎么知道没有。”

   东西是什么,他都没有开口说,这位老爷子未免回答的太快。

   林老爷子微微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

   “东西在不在林府,相信你们早就已经知道。”多此一举,还要来问上一问。

   东西不在,但是他不相信这个老家伙真的不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

   “老爷子,您这么大的年岁,在下也不愿意动粗,只不过我家主子吩咐过,那样东西很重要,必须要拿到。”

   “呼呼!”

   “既然如此,在下也只有得罪了。”

   凛冽的寒光朝着林老爷子袭来,锐利的刀光马上就要戳到脸上,林老爷子仍然一动不动。

   一切发生的很快,来人重重的摔了出去。

   好疼,好快的身手。

   来人躺在地上很久,缓过了那阵疼痛,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院子里依然很是平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但是他知道,这里有一个高手。

   “多谢留情。”来人开口道,踉跄着脚步,走了。

   “慢着。”林老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

   来人闻言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过去,“老爷子有何吩咐。”

   林老爷子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说话的时候目光很是真诚,“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真的不用来了,东西真的不在林府。”

   话音落下,不等那人说话,林老爷子接着说道:“东西几年前老头子已经送了出去,现在在什么地方,老头子也不知道。”

   “在下一定会把老爷子的话如实转述。”来人闻言道,至于他家主子会不会相信,那就不是他应该管得,来人见到林老爷子没有了其他的吩咐,这才转身离开。

   林老爷子靠在椅背上,看着空荡荡的墙头,许久之后叹息一声:“风雨欲来啊!”

   “老爷,客人都打发走了。”林府的管家走了过来,见到院子里摔坏的桌椅板凳,见怪不怪,显然早就习惯。

   “跟我来书房。”林老爷子道。

   老管家跟在自家主子身后,片刻之后,从书房出来的时候,神情有几分呆滞,手中拿着一张纸,上面是自家老爷亲自写的东西。

   “你过来,把这个贴到大门口,找个识字的人,读给大家听。”老管家吩咐道。

   小镇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林府中又有新鲜事情了。

   客栈中,店小二说的激动,手里捏着银子,恨不得几位客人一直住在这里才好。

   “好了,你下去吧。”柳州道。

   店小二笑容满面,“几位爷,有事就吩咐一声。”

   人走了,客栈安静下来。

   小小一个镇子,倒是卧虎藏龙。

   “主子?”佐鸣上楼的时候,就见到云墨负手站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街道上的行人。

   “地图是林家给的,好些人都在找的那个东西,估计就是这份地图。”云墨道。

   林老爷子把地图藏在灯笼中,直接送给了云墨和宋婉儿。

   小镇上来的人很多,为了寻找这样东西,谁能想到,林老爷子居然真的就这么送了出来。

   “他可精明着呢,东西送给了我们,麻烦也送了出来。”柳州道。

   “主子,需不需要派人去保护。”佐鸣问道。

   云墨沉思片刻,摇了摇头。

   “收拾一下,咱们明天就离开小镇。”云墨吩咐道。

   林家府门外的告示,让一部分人歇了心思,当然也有人还没有放弃,林家院子里里外被翻了一个遍,终于相信,东西的确不在林府之中。

   “墨大哥,我们不回去幽州吗?”宋婉儿窝在云墨的怀中,马车朝着柳城行去。

   宋婉儿和云墨离开柳城,本来是要回去幽州。

   柳城之中,钦差还以为武王世子病的严重,昏迷不醒。

   “柳城有些事,咱们先去处理一下。”云墨说道。

   消息源源不断的从各处传来,汇总到云墨这里。

   宋婉儿来了兴致,也会跟着翻开。

   云墨见到宋婉儿有兴趣,干脆把存放消息的盒子给她,让她好好看看。

   这几天一直都没有什么精神,云墨见到宋婉儿难得的精神起来,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朝廷要对西蛮用兵了。”宋婉儿翻开着纸条上的消息。

   西蛮上最近不安分,边疆不时有战事,消息传到了京都之后,乾元帝干脆决定直接对西蛮用兵。

   “西蛮历来都不安分,战事不断,西蛮小国,物资匮乏,这一战迟早要打起来。”云墨解释道。

   西蛮环境恶劣,虽说打败他们容易,难得却是战胜之后的处置,朝廷不是第一次对西蛮用兵,当时归顺的西蛮,等到朝廷的军队撤走之后,不久就会再次卷土重来。

   “师傅要离京了。”宋婉儿接过来云墨递来的消息,看到上面写着:“十日前,国师离开京都,代替帝王巡视泰山。”

   泰山乃是封禅之地,自古以来就意义不同,如今多事之秋,国师巡视泰山,只怕另有深意,消息上说,随行的是魏王。

   “等到处理好柳城的事情,我们一起去泰山。”云墨把宋婉儿抱入怀中,成亲这么长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好好的陪陪她,正好这次就当做新婚旅行。

   委屈他的丫头了。

   宋婉儿摇头,她只是突然看到师傅的消息,心里有些想念老人家,离开京都快要一年的时间,说来当初离开的时候,身上也有旨意。

   居庸关之战,武王爷名扬天下。

   国师徒弟的美名同样誉满天下。

   “多亏了师傅。”宋婉儿感慨道。

   云墨闻言很是认同的点头,他们能够有这么一段悠闲的日子,国人师肯定在其中出力不少。

   “轩辕剑是上古神兵,国师也许知道一些,到时候我们带去让老人家看看。”云墨道。

   宋婉儿哪里还会不知道,这人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个理由陪着自己一起回去,闻言当然连连点头。

   离开的时候走了三天,回去的时候几个人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柳城还是他们离开时候的样子,一万御林军仍然驻扎在这里,还没有离去。

   柳城城主听到消息立刻来见云墨。

   “世子殿下,您回来的正好,钦差打算离开了。”柳城城主道。

   平日里不见面可以,钦差都要离开了,主子必须要出面。

   云墨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柳城城主说了一下柳城的情况,见到云墨没有其他的吩咐,这才离去。

   “问出来没有?”云墨突然开口问道。

   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云墨的话音落下,屋子里一道声音响起,暗处走出来一个人,他似乎一直就在那里,但是存在感很低,别人根本就无法注意到。

   “主子。”人影叫道,同时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那是一份口供。

   云墨看完了之后,脸色变得有几分凝重。

   幽云十六州是武王府的势力范围,云墨一直认为整个幽云十六州都在武王府的掌控之下,尤其是在他还刻意安排了自己的人,但是看到这份东西,云墨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什么。

   云墨有些庆幸。

   “主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暗影问道,一开始看到知道这些东西的时候,暗影也非常的吃惊,这上面写的东西,真是是太出乎人的预料。

   “想办法给京都的人送一份消息过去。”云墨吩咐道。

   “明白。”暗影点头。

   如此惊人的消息,的确应该让那位知道。

   冷风萧瑟,伴随着让人震惊的消息,只让人越发觉得寒冷。

   大雪来的毫无预兆,一夜之间,天地间就是一片雪白。

   京都,皇宫之中。

   乾元帝看着八百里加急送来的密折,无比的愤怒,然而愤怒之后,他感到的是失落,还有伤心。

   孩子们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一个个那么好,没想到长大之后动起手来,居然如此的不留情面,真的要下杀手。

   乾元帝自己也是从皇子走上的帝位,那时候用过的手段同样不简单,但人就是这样,自己的时候怎么样都可以,等到当上了皇帝,看着儿子们一个个为了皇位争夺,心里就会觉得不喜。

   太子,可惜了。

   乾元帝很是伤心,还掉了几滴真诚的眼泪。

   太子是他的第一个儿子,乾元帝是真的把他当做未来的继承人培养,小时候手把手的教导,太子启蒙都是乾元帝亲自来,这个儿子承载了他很多的希望。

   乾元帝不否认,他提拔秦王和魏王是有考验太子的意思,儿子们大了,他逐渐老去,他想要再看看,看看太子,也看看他的其他几位儿子。

   太子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好好的差事,办成了那样,让他这么一颗老心,都感到了疼。

   秦王那个混账东西,居然对自家亲大哥都下得了手,而且还是勾结外人,简直就是祖训难容,身为皇上,乾元帝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但同时他也是一个父亲,看到几个兄弟为了皇位如此斗争,乾元帝一颗心都生疼。

   “陛下,夜深了,你休息吧。”心腹的大太监进来悄声的说道。

   “这么多年,朕的身边,也就只有你陪着了。”乾元帝很是感慨道。

   乾元帝还是皇子的时候,这位就陪着乾元帝的身边,两个人之间的确有些情谊。

   总管大太监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连声说着不敢,能够做到这个位置,就没有笨人,有些话老太监并不愿意听到,皇宫这个地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并不好。

   “陛下,老奴愿意一辈子伺候陛下。”总管大太监说道,表情诚恳,不着痕迹的岔开了话题。

   帝王都有人性的权力。

   乾元帝是帝王,帝王的心思一般人可猜不出来。

   乾元帝再次把话题拐了回去,似乎今天很有心情跟自己的总管大太监说说心事。

   总管大太监见到乾元帝再次开口询问,很是执着,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陛下,奴才不想知道的太多啊,知道太多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秘密太多,奴才也承担不起。

   乾元帝语气幽幽道:“朕这一辈子,是不是特别的失败,朕真是怀念父皇还在的时候,那时候多好啊。”

   那时候他的几个儿子感情多好,太子就是一个有爱的兄长,几个小的也都很和谐,当然,那时候他也不过就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皇子。

   “陛下,先皇泉下有知,看到陛下把天下治理的这么好,一定会非常的欣慰。”总管大太监道,一脸的郑重,陛下,您就是为了先帝,您也要保重自己。

   乾元帝连声说着他不敢让父皇失望,脸色倒是好看了许多,父皇把偌大的江山交给他,他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他还不能倒下。

   没错,就是这样,他还不能服老呢。

   “陛下。”神秘的人影突兀出现,递给乾元帝一份密折。

   “噗!”一口血终于喷了出来,打湿了面前的密折,整个人直挺挺的朝着后方倒下。(未完待续。)

头像

About

Categories: 未分类 |
[TOP]